疫情倒逼景區智慧化管理提速,吸引OTA爭奪新風口

【摘要】疫情下新規出臺,倒逼景區智慧管理升級。不少業內人士表示,在幫助景區實現控流、實名制購票等提升服務的背后,也透露著各家OTA欲借此爭奪流量的野心。

        隨著全國各地旅游景區陸續復工,景區在疫情下做好線上實名制登記、大數據動態監測、控流等智慧化管理的需求迫切,由此也帶來了新的商機。3月8日,北京商報記者從多家OTA平臺了解到,包括攜程、美團等企業都在疫情期間加速布局景區實名制系統。實際早在此前,各家企業也均涉足這一領域,不過由于部分景區缺乏資金,對涉足智慧化管理的意愿并不強烈,難以快速推進。而疫情下新規出臺,也倒逼景區智慧管理升級。另外,不少業內人士也表示,在幫助景區實現控流、實名制購票等提升服務的背后,也透露著各家OTA欲借此爭奪流量的野心。

f99d_b.jpg

  實名制帶來的新機遇

  為了防控疫情,景區實名制登記似乎成為了“標配”,在巨大的需求下,不少互聯網企業也緊盯這一商機。近日隨著全國各地旅游景區陸續恢復開放,游客也開始增多。與此同時,文化和旅游部還下發《旅游景區恢復開放疫情防控措施指南》,要求各地旅游景區繼續實施疫情防控,實行實名制購票,記錄入園游客聯絡方式、來往交通等信息,利用大數據等手段,做好游客信息動態監測。在此情況下,不少景區迫切需要引入實名制登記系統。

  對此,攜程方面相關負責人表示,應對景區實名制購票要求,攜程會在平臺上推出景區實名制購票系統,記錄游客游覽信息,另一方面,在線下景區中還將推行實名制售取票機,鼓勵游客掃碼實名購票。該負責人還表示,攜程售取票機都配備有身份證刷證購票功能,疫情前有一些景區沒有實名制購票的需求,所以沒有啟用實名制購票的功能。隨著景區陸續開放和當前防疫要求,越來越多的景區會在攜程售取票機上啟用刷證購票功能,并要求留下游客的身份證信息,方便記錄和管理。據統計,疫情之前,攜程平臺上已有2000家左右的景區可以分時預約購票。疫情之后,出于安全、流量控制、優化游覽體驗等因素考慮,啟用分時預約門票的景區數量進一步增多。

  除了攜程,美團也在景區布局“實名信息登記系統”。據了解,目前包括南京鐘山風景名勝區、揚州瘦西湖等全國多個景區上線使用了美團門票“實名信息登記系統”,游客可以通過手機掃碼2-3秒便可快速完成實名登記。此外,驢媽媽旅游網也表示將對部分景區開放后的運營管理提供大數據服務和技術支持,幫助景區升級改造票務系統,實現實名預約制、電子化管理等智能化管理。

  面對需求的增長,智慧旅游建設落地服務商鼎游信息董事長丁東坦言,疫情發生之前,景區在實名制等方面智慧化管理的熱情并不高,而這次疫情卻成了促進智慧景區發展的催化劑。

  門票背后的流量之爭

  “景區實名制必然運用到新技術,在這一過程中,對于各大在線平臺來說也是一次從線下向線上引流的機會?!倍|指出。

  丁東還進一步分析,實際上在線旅游預訂平臺本來就是實名制,以前由于景區線下信息并沒有互聯網化,因此很多景區并未真正將游客信息提供給這些互聯網平臺。這次疫情之后,出于安全考慮,景區迫切需要進行實名制,在這個過程中,OTA或互聯網平臺提供了實名制系統,甚至將景區的預訂流程和線下核銷流程全部搬到線上去,這就意味著原來景區直銷渠道的部分變相成為OTA或一些線上分銷渠道的流量。即便是疫情期間,景區限制游客數量,但依然可以為OTA帶來相當的線上流量。一直以來,OTA平臺都是依靠流量來獲取傭金的,而獲取了新的客源,自然可以獲取更多的傭金。

  廣州一家智慧景區落地服務商相關負責人還解釋道,“以前OTA主要業務在機票、酒店領域,像酒店領域的傭金在8%-15%不等,如今業務則快速拓展到景區?!辈粌H如此,“掌握這些流量,OTA平臺還可以有針對性的對游客進行二次消費的開發。比如,在得知這些游客以往的歷史消費以后,平臺可以利用或結合大數據,推薦一些景區周邊的酒店、民宿、餐飲、交通等方面的預訂,如此平臺不僅可以獲得更多傭金,還能在獲取支付端的龐大現金流?!倍|指出。

  景區合作意愿仍待提升

  雖然景區智慧化管理有助于提升服務,不過就當下而言,一些傳統景區的合作意愿仍就不高。丁東坦言,“總體來說,景區將游客信息接入互聯網之后,景區和平臺都可以更準確的實時掌握游客的動態,提升景區的安全性和游覽體驗,不過現階段,還有很多傳統景區迫于資金或缺乏互聯網思維意識等原因,不愿意在這方面進行投入或合作。

  智慧景區落地服務商廣州妙思電子科技有限公司CEO王啟欣告訴北京商報記者,通常景區不會自主投入智能化設備,而是采用與智慧景區落地服務商合作的形式,接入互聯網平臺,“以入園實名登記來說,我們給每家景區投入一定數量的登記設備,每臺設備大約投入在幾千元到兩萬元不等,而這些景區并不會一次性付給供應商這些設備的資金,而是采用從門票抽取傭金的形式,分12-18個月支付,以補足供應商前期設備投入的資金。我們再通過設備與各家平臺進行對接。如果是知名度高的景區還好,像一些小景區本身客源并不依賴網絡,合作起來意愿就不強烈。目前而言,還是一些國有知名度高的景區合作比較多?!蓖鯁⑿澜榻B到。

  “合作就意味著分成,景區同樣要拿出部分門票收入來作為傭金?!币晃徊辉竿嘎缎彰闹腔劬皡^服務商負責人還坦言,由于大多數景區主要收入依賴于門票,像一些國有體制的景區,每增長一項支出都需要層層審批,流程時間很長,而且這其中存在諸多變數,因此推進起來相對慢一些。

  北京第二外國語學院中國文化和旅游產業研究院高級研究員王興斌表示,此前國家已經針對景區門票預約制度、限制最高接待游客量方面出臺了相關要求,未來景區智慧化管理、精細化管理將成為行業趨勢,不過景區究竟是采用自主研發的形式還是與第三方合作的形式涉足智慧化管理,還要看市場反應。

分享到: 更多
返回列表
富贵乐园官方首页